美国智库发布《与中国竞争:战略框架》报告

【环球华语2020年9月19日】8月31日,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ITIF)发布《与中国竞争:战略框架》报告。由于这份报告忠实地体现了美国的实用主义,因此很可能指明了未来中美关系演变的路径。

一、《与中国竞争:战略框架》的主要内容

① 美中竞争不是美苏、美日竞争的重演

与美国政客刻意将中国与前苏联扯到一起,把中国描述为一个极力扩张共产主义的国家不同,报告指出:中国不是苏联,中美竞争不同于美苏竞争。中国也不同于日本,中美竞争也不同于美日竞争。

报告指出,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电子产品、钢铁和许多其他产品的市场;中国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供应商,约占全球制造业总产值的25%(中国学者的估计是31%);中国在越来越多的行业中具有很高的竞争力;最根本的是,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和非凡的成就使中国人民摆脱了贫困。这使中国形成一种替代性的经济和社会模式,这一模式与既有的西方规范截然不同。

与之相反,苏联是美国强大的军事和意识形态竞争对手。但苏联从来不是主要市场或全球商业供应商/竞争对手。而日本在许多行业中都成为一个非常强硬的竞争对手和重要的供应商。但对于大多数西方公司而言,日本从来都不是必不可少的市场,并且肯定不是美国的军事或社会竞争对手。苏联和日本都不是美国的全面挑战者,也没有与西方在经济上深度融合的地方。这给美国和其他国家带来了更大的竞争回旋余地。而中国对西方国家,具有超越了早期苏联和日本的多维影响力。

② 基于四部分模型战略框架的中国角色

报告认为,在国民经济竞争的四个关键要素,市场、竞争对手、供应商和地缘政治竞争对手方面,中国都难以遏制了。

报告指出,2021年将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中国在减少贫困、去火星、在人工智能和清洁能源领域的领导地位、在与COVID-19作战等等方面光彩夺目。未来的中国在四部分模型战略框架下,表现为:

其一,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中国不仅可以成为各个地区最大的市场,而且可以成为几乎每个关键地区最大的经济体和市场。但是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将其GDP的增长率保持在强劲水平,并使美国的增长继续停滞。中国一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将使中国对全球经济规范、规则、标准体系产生重大影响。

其二,世界上最大的供应商。

如果世界变得越来越依赖于日渐先进的中国制造和技术,那么权力向东方转移将会更大。

其三,世界上最难对付的竞争对手。

如果中国在全球技术领先地位上超过硅谷,其影响将是深远的。因为IT几乎已成为每个行业的基础。中国也在其他先进技术领域寻求领先,包括清洁能源和生命科学。

其四,主要的地缘政治对手。

许多民主程度较低的国家,倾向于支持中国强大的中央政府模式,以及对互联网以及相关服务和媒体的国家控制。例如,有53个国家(主要在中东和非洲)宣布支持中国的新香港政策。只有27个国家(主要是在欧洲和五眼联盟国家)对此表示反对。如果中国与美国的军事力量相抗衡,这些分歧很容易变硬。

③ 美国看待与中国竞争的五个阶段

在分析中国的未来发展潜力基础上,报告提出了美国看待与中国竞争的五个阶段。这是本报告的要点,值得细细品味。

 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的“悲伤5阶段经典模型”描述了人类悲伤的五个阶段。报告将该模型用于描述美国看待与中国竞争的五个阶段:拒绝、愤怒、沮丧、讨价还价和接受。报告认为,英国已经经历了这一过程。而美国已经经历了第一阶段,现在则进入了第二阶段。

第一个阶段:拒绝

当中国于2001年加入WTO时,许多专家预测,随着中国的发展,中国在人民的开放和自由方面将变得更像西方。多年来中国并没有朝着西方预期的方向发展,因此美国拒绝承认中国。

第二个阶段:愤怒

数十年来,西方一直对中国的人权、审查制度、贸易政策和环境提出了严重担忧。但直到COVID-19,美国才真正开始了第二阶段。目前,尚不知道美国的愤怒阶段将如何进行。但是到目前为止,双方关系肯定正在恶化。

第三个阶段:抑郁

如果未来的事实和事态发展,让美国领导人别无选择。并且美国不得不承认,美国不再是经济、军事、科学或媒体的主导力量,硅谷不再是全球的领导者。那确实将对美国产生压倒性的政治和文化冲击,使美国感到抑郁。

第四个阶段:讨价还价

如果发生了前第三个阶段,就不难想象美国会尝试通过各种形式的“讨价还价”形式来定义新的任务和新的目标。就像欧洲近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美国转向贸易保护主义,甚至干脆完全忽略了商业竞争。

第五个阶段:接受

正如英国和欧盟已经适应不再是世界的主要技术或经济引擎、文化资本或全球领导者一样,美国人在第五个阶段可能开始接受不承担全球领导者的所有责任。

二、对《与中国竞争:战略框架》的解读

报告的五阶段论,与金灿荣的分析如出一辙。金灿荣认为,只要中国的发展对美国构成压倒性优势,美国就会接受中国。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土豪,我们交朋友吧。”金灿荣认为,美国并非是一个宗教国家,骨子眼里是实用主义的。美国不会为了意识形态与中国死磕到底。美国信息技术和创新基金会发布《与中国竞争:战略框架》报告,印证了金灿荣的分析。

美国中国总商会(CGCC)在9日举行主题为“解读中美关系新常态”的视频会议。美国前驻华大使博卡斯9月9日在一场视频会议中发言称,美国必须同中国合作,别无他途。他说:“因为我们需要对方。我们,双方,都需要对方。”

博卡斯在会上说,美国人必须看到,中国过去数十年发展很快,法治进步、加入世贸组织、知识产权保护更加完善,等等。诸多因素帮助中国在经济上取得巨大成功,更多的中国企业加入到全球竞争中。博卡斯认为,“再过若干年中国的经济体量可能会超越美国。”美国人必须理解这一点,开始同中国共事,而不是试图赶走或打压中国。

 博卡斯对中美关系更加乐观,他说:当前美中关系存在问题,主要是由于两国缺乏互信。美国确实有一批人想阻止中国的发展和崛起,然而这不可能。“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不会超过一到两年。因为我们彼此需要对方。”他说,应当设法促使两国更好合作、彼此尊重,而不是互相批评、争斗。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方案网络主席杰弗里·萨克斯说, “美国有些人害怕中国,白宫里就有。但我不害怕。”他相信,中国的成功将是世界的成功。中国在减贫、发展先进技术等方面给世界带来很大益处。他表示,美国当前面临的问题是“美国这一边的问题”,不可能在中国那一边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萨克斯还说,将中国树立成“敌人”形象是典型的“美国做法”。“我们针对过苏联,搞可能毁灭人类的核军备竞赛;也针对过日本,打压它的经济;我们今天又试图以科技、经济为筹码威胁中国。”萨克斯称,这是一种非常危险、有误导性并且幼稚的做法。而中国对美国最好的回应,就是不断加深同其他国家的友好合作,加大开放力度,同时不必理会美国政府的挑衅。

美国对华正处于愤怒阶段,摔盆砸锅耍泼主张与中国脱钩的鹰派占据主导地位。但我们也要看到,美国国内还是存在理性的声音,他们才决定着美国未来的走向。2019年,中国GDP达到了美国的67%,今年大约将为美国的70%。一般预计,2030年左右中国GDP将超过美国。因此,这10年是中国最艰难的时候,度过这个艰难期,美国将会从愤怒阶段,转入抑郁阶段。

在抑郁阶段,美国不会停止对华打压。但由于双方综合实力接近,美国打压中国越来越吃力,因此会感到抑郁。而中国顶住了美国愤怒阶段的强力打压,反而会感到轻松了。

笔者预计,到2040年,美国将从抑郁阶段转向讨价还价阶段。如果那时候中国还没有统一,美国有可能将台湾出卖,从中国这里讨要一些好处。此外,南海、新疆、西藏问题,也可能成为美国换取利益的砝码。

到2049年,中国综合实力超过美国,那时美国就会接受中国。美国接受中国,意味着不再与中国为敌,并接受中国的政治制度、文化与西方不同的现实。中国不会去改变美国,但如果美国也不再试图改造中国,世界和平也许就到来了。为了这个光明的前景,中国人还需奋斗三四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