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机场拘捕孟晚舟全过程,美国在最后一刻获悉孟晚舟的过境计划,即刻向加国发出拘捕要求。

【环球华语2020年10月27日】在温哥华国际机埸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的华裔骑警Winston Yep昨日表示,拘捕孟晚舟时取走孟晚舟的电子设备,那是美方要求加拿大骑警做的。骑警曾考虑在机舱内拘捕孟晚舟,但担心孟带同”反监视人员”随行,故不敢冒险。

孟晚舟获悉被捕时显得有点惊讶,但很合作。警方曾致电温哥华中国总领事馆,但电话无人接听,打到渥太华大使馆,接电话的人说,使馆已下班,请明日再打来。

昨日上午,执行2018年机场逮捕行动的皇家骑警警官Winston Yep作为首位证人,出席孟晚舟引渡聆讯,接受了检控双方长达4小时的交叉盘问。他供称,皇家骑警与CBSA(边境局)就拘捕行动达成一致,由后者先针对孟的”移民身分”问题进行盘问,因为”CBSA拥有对所有经由机场入境人士的管辖权”。CBSA没收孟的电子设备,但警方并没有要求他们查看设备中的内容信息(they were never asked to search the contents)及向孟询问关于引渡案指控的问题。

Yep坚称事前并无详细的逮捕计划,甚至不太知道孟为何人。针对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先于皇家骑警将孟扣留一事,Yep表示,CBSA就”移民身分”盘问入境者属合法权限,亦经过了警方同意。

孟晚舟引渡聆讯昨日起正式进入证人传唤程序,由卑诗最高法院法官霍尔姆斯(Heather Holmes)主持,孟晚舟携翻译出庭。本周预计将有4至5名参与孟晚舟逮捕行动的骑警及CBSA官员出庭,由此进入辩方”程序滥用”指控第二阶段。法官预计,至11月底将合共传唤10名证人接受交叉质询。

皇家骑警华裔警官Winston Yep,作为第一名被传唤的证人,他于2018年12月1日执行批捕文件。检控律师卡斯利(John Gibb-Carsley)及孟方律师帕克(Richard Peck)对他进行了共4小时的交叉质询,到后半段,Yep回答的声音减弱,呈现疲态。

据Yep自述,他于1993年毕业于西门菲沙大学(SFU)犯罪学系,早前驻守本那比警署,后转至有组织犯罪小组。孟案时,Yep在骑警国内外联络处工作,该部门协助全球警方寻找跨国犯罪嫌疑人。Yep在职业生涯中共执行过3次引渡令,合作机构包括美国联邦调查局、美国国土安全部等。孟晚舟案是他参与的第3宗引渡案。

Yep表示,接到临时逮捕令通知时,他正在执行另一宗引渡案,协助押送疑犯时,在路上收到同事短信,告诉他加拿大司法部已接到通知,需要他在翌日负责拘捕孟晚舟的行动。

“当时是周五,警署缺人手,上级叫我立刻去司法部就临时逮捕令签署宣誓书(affidavit)”。

在被检方问到”在拿到批捕文件前是否知道孟晚舟是谁?”时,Yep似给出了矛盾的回答。他一开始称”我知道华为是最大的通讯设备商,但我不知道孟晚舟是谁”。

他又说”因为这是备受瞩目(high-profile)的案子,我随即通知了我的上级”。辩方律师立刻追问何谓”备受瞩目”,Yep答:”因为她是华为的首席财务官,是一个备受瞩目的人物”。他随后强调,并未因孟晚舟有名而作出区别对待。

Yep指是美方要求加国骑警没收孟晚舟的电子设备,并放入一个法拉第屏罩(Faraday shield)密封袋中,此举是为预防电子设备内的信息遭到远程清除。被问及这样的指令是否引起他的担忧时,他作出否认。

2018年11月30日,即孟晚舟一行降落机场前晚,Yep说自己与同事驱车前往温哥华国际机场的CBSA办公室,告知对方警方将于次日对孟实施逮捕。但由于当时无法确认孟搭乘的国泰航班是否已自香港起飞,当晚双方并未部署第二日的行动。

Yep的主管亦曾以电邮提到在飞机上逮捕孟晚舟的可能性,但Yep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我们不知道她的同伴是什么人,以及她本人做出什么样的行为、是否会引起肢体冲突,再加上飞机上还有其他乘客,(上机逮捕)太冒险”。

辩方律师追问,何谓:”不知道孟晚舟的机上同伴是什么人”,并称警方显然在逮捕行动前已明知孟晚舟的同机者是一位女伴。

Yep回答,不排除孟的团队中安插有反监视人员(counter surveillance)的可能性,例如同机但分开座位的随行保安等,因无法确知除女伴外的同行者,警方不敢贸然行动。在被问及何谓”反监视人员”时,Yep答:”就是反向监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人。”

皇家骑警并不干涉CBSA的执法,亦未指示他们要如何审问孟,双方井水不犯河水。Yep说:”这是CBSA的权限,我让他们做自己的工作”。而12月1日当日,骑警则是在CBSA结束盘问后才介入将孟逮捕。在当时盘问过程中,Yep身在一面单面镜之后的另一个房间,离孟晚舟”80至100英尺”。

被问到”CBSA会问哪些问题?”时,Yep直言他对此没有概念,”我想他们大概会问旅客同伴是谁、为何入境等……其实我的了解也是从电视节目中而来”,此话引起听审席一阵笑声。

Yep又称,自己在CBSA完成”关于孟晚舟涉及温西百万房产所有权等移民身分问题的盘问后”才进入房间,告知目的。在得知自己被捕时,孟晚舟显得有些惊讶,并第一时间要求联系身在中国的华为律师,获Yep准许。

Yep并透露,稍后警方联系中国驻温哥华总领事馆时,电话却迟迟无法接通,再拨打渥太华领事馆,由一位只能说”有限英语”的办事人员接听,只告知他已过了领馆工作时间,请警方待隔日工作日再拨。

至于随后的押送过程,Yep指出,因为孟晚舟较配合,所以决定在押往列治文警署的路上将她双手铐在身前而不是背铐,卡斯利很快问道:”既然合作,为何还要上铐”,Yep答”这是标准程序”。他续指,如果CBSA当时不截查孟,有可能存在自机场潜逃的风险,但在昨日的庭上,不知是疲倦抑或未想到答案,Yep一时间给不出”潜逃风险”的完整理据。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2018年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香港媒体披露,美国对孟晚舟行踪追踪多时,此次美国在孟晚舟转机加拿大前一天得知具体情报,因此迅速通知加拿大警方实施抓捕计划。

孟晚舟在2018年11月30日从香港前往墨西哥,航班原定在加拿大温哥华逗留12个小时,美国在最后一刻获悉孟晚舟的过境计划,因此即刻向加国发出拘捕要求。

有消息显示,美国早先颁发的逮捕令使得孟晚舟避免前往美国。美国司法部指出,除非加拿大在2月1日孟晚舟抵达时拘捕她,否则日后将难以确保在美国对她进行起诉。

美方同时还提供了2张孟晚舟照片以便加拿大警方实施拘捕令,加拿大皇家骑警的外国及国内联络部收到请求后批准了此次逮捕行动。

孟晚舟被捕后于2018年12月11日被保释出狱,其保释金为1000万加元,她还必须服从“佩戴电子监控设备、电子监控、交出护照、在规定区域内活动”等16项要求。孟晚舟在法庭上当场落泪,随后在保安公司陪同下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