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特(twitter)已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

【2021年1月15日转自《环球视野》】推特等美国社交媒体联手封杀川普一事,在《美国后果》一文中,作者曾言,这很可能导致社交媒体自身“大祸临头”。

没想到,这两天越来越多迹象表明,这是很有可能的,连推特自身如今都已隐约感觉到了。

“封杀川普”这件事,对于吃瓜群众来说,大多是看热闹,还有的会讨论一下美国言论自由、民主价值这类的,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带给他们的却是巨大震撼与冲击,这就为社交巨头埋下了隐患。

从表面上来看,不论是推特还是脸书,又或是其它社交巨头,它们封杀川普是非常“正能量”的,也有一个非常正义的理由“为了美国、为了防止暴力发生”。

但是,这看似正义的背后,却是触犯了太多人的禁忌,主要有如下四方面:

一, 社交巨头掌控了本应由政府掌控的“舆论控制权”

“舆论控制权”只能由政府掌控,但通过“封杀川普”这件事可以看出,社交巨头们已掌控了本应由政府才能掌控的舆论,他们拥有了对舆论“生杀予夺”的权力,这就相当于凌驾在政府的公权力之上,相当于它们的权力比政府还大。

当社会权力开始与政府公权争夺权力时候,甚至它已经开始凌驾于政府公权力之上时,那么这种权力基本就是开始找死的时候了。

二, 资本开始直接干预政治

很多人认为美国民主,其基本认知是由于美国的“三权分立”,即行政、司法与立法。实际上,美国的“三权”应该是资本、社会与政治(行政、司法、立法)。

美国是资本的美国,这不假,但“三权”之间又各有分工,资本仅限于在幕后操控,而不能直接干政。

但如今,资本不是通过它所控制的傀儡来行事,而是赤祼裸的直接干预政治(封杀川普),这就会引起太多人的忌惮,最终容易引火烧身。

三, 凌驾于法律之上形成了“国中国”

一个实体,法律是它的最高行为准则,也是最基本的行为准则。

但推特等社交巨头已拥有了对舆论“生杀予夺”的权力,它对“美国总统”的封杀不是依据法律,而是依据企业管理层的意愿来进行。

也就是说,社交巨头的权力已经开始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必然为很多人所不能容。

四, 连在位的总统都敢封,还有谁是它们不敢的?

当一众社交巨头封杀川普时,人们很自然就会想到,今天能封杀特朗普,明天就能封杀拜登;今天能封杀共和党,明天自然也能封杀民主党;今天能封杀美国总统,明天自然就能封杀欧洲领导人,或是其它它们想要封杀的任意对象。

这种不受约束的自由权力实在太大了,很容易就引起了人们的恐慌与忌惮。

所以不但美国国内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批评社交巨头的这一封杀行为,在国际上的批评声音也已越来越多。

比较有代表的,

默克尔表示,对川普的封杀是有问题的;

德国政府表示,言论自由不应该由平台决定,而是要在法律的框架内进行;

法国财长勒梅尔也对封杀川普表示了“震惊”,他认为对数字世界的监管不能由数字寡头来完成。

造车的那位马斯克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数字巨头已成言论自由事实上的裁决者。

这些言论,他们其实对“言论自由”并不关心,真正担心的是社交巨头权力过大,要求将它们的权力关进笼子。

正是因为社交巨头触犯上述4点禁忌,在美国国内反对声隐约可见。

由于有很多人的反对,爱花华州的一家网络服务商直接封杀了推特与脸书;亚马逊云停止了对参与封杀川普的平台Parlar的服务,导致其无法登陆;CNN、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传统媒体,甚至在为封杀脸书、推特等巨头造势;

社交巨头们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权力,主要原因是96年通过的“230条款”,它的基本内容就是互联网企业自行监管,同时不必为用户言论负责。

如今的社交巨头们,比如谷歌一家的市值就顶得上比利时与荷兰两国的GDP之和;谷歌、推特、脸书等公司还拥有数以亿计的数字资源。

超多的资源,就必然滋生出超强的权力,若是不加限制,就必然会肆无忌惮。

川普曾多次动过废除“230条款”的念头,只是最终未下决心,导致害了自身;拜登早前也曾直言要废除该条款不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对废除该条款有共识;欧洲已经出台两部法律,要对社交巨头进行限制。

如今,加上社交巨头们封杀川普带来的震撼与冲击,它更多迎来的恐怕不是外界对其“正能量”的赞美,而是日后有可能的“大祸临头”。

▲推特CEO 杰克·多尔西 

这一点,连推特创始人兼CEO杰克·多尔西都已隐约感觉到,所以这段时间他不时的在为封杀川普进行辩解。

他说,推特此举开创了一个危险的先例:个人或企业拥有的权力已凌驾于部分全球公共对话之上;

他说,“我们不得不禁言拥有有巨大影响力的账户,但显然这是一个例外。我认为这种做法是我们为推动网上健康言论所做努力的一次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