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专稿】怀念天堂里的父亲!

【环球华语2021年4月4日王家明】今天是2021年清明节,远在多伦多,因疫情受困的我,不能够回黑龙江祭拜亲人,仅以此文悼念我的父亲。

亲爱的爸爸:

您离开我们已经将近11个年头了。87岁的老母亲、远在多伦多、广州、巴拿马、纽约您的儿子、孙子、孙女们都在想念您……

您在天堂能够感受到全家对您的思念吗?

亲爱的爸爸,天地两隔,虽然您离去多年,但是您的音容笑貌,人生经历我们三兄弟都历历在目……
您出身贫寒,从小就是一个放猪娃,一直到10岁才有机会读小学,高中时因为成绩优异被保送留苏预备生,推荐报考哈军工,报考北京政法大学……由于家庭政审不合格,希望一个一个的破灭,准备回乡种地。

在您的小学同学,后来成为我们母亲的坚持与鼓励下,您用七天的时间复习,考取了大学。

因为成绩优异,1958年全国水稻工作会议,您成为大会唯一的大学生代表,您提前一年毕业留校,给当时的副校长,水稻专家程云川教授当助教,如果一直走下去,您也许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水稻专家袁隆平。
天有不测风云,程校长英年早逝,您被校领导发现有组织领导能力,改行做了行政干部。

运动来了,您由于忠实执行"修正主义路线,家里几次被抄家"被批、被斗、被打!

我躲到农村爷爷奶奶家里,回到哈尔滨时,看到您被造反派打的奄奄一息躺着家里,不知您吃了多少苦?
您告诫我们,人生就是要面对一切困难,想开看开……

后来,您到干校劳动改造,成为带领上海、杭州知青种水稻的水田连指导员,光脚踩着冰碴插秧,施肥,收获。

后来,您成为学校为老干部、老教授平反,清理运动中打砸抢三种人的负责人。

一个又一个冤假错案在您的手上得到了平反,您曾亲赴杭州,为退休的莫定森老教授,送去因抄家被没收的蒋介石送给他结婚的珍贵纪念品,感动的老教授热泪盈眶。

但是迫害您的教工、学生,您一个也没有追究,为这些人留了一条生路(一旦定为三种人,政治前途就结束了),当年打您最凶的学生到家里,跪下来感谢王老师的不追究之恩……

再后来您先后在系里、学校里担任领导,在教书育人的教育战线奋斗了一生。

您重视学生的思想品德培养,参与主编了全国高校德育教育教材,您嫉恶如仇,对于各种学校内存在的招生、分配、开班买假文凭、干部提拔等过程中的不正之风严厉打击,从来不怕得罪人。

您为学校申报211全国重点大学立下汗马功劳,为日后的东北农业大学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发展基础。

就是您这样一位在学校身居高位的大学领导,退休前居然还睡在没有床垫的木板床上,家里连彩色电视机都买不起,微薄的工资供我们三兄弟大学,家里一直经济拮据……

您就是这样,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教书育人的道路上走了40年。您也从学理科毕业生,变成了国家德育学教授,被评为全国教书育人先进工作者称号。

您是一位慈祥而又严厉的家长,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母亲在外地上大学,每次我从幼儿园回家都有包子吃,后来我才知道您一个星期只能有一次吃包子的机会,您把包子留给我,自己啃着窝窝头…

您对我的教育又是极其苛刻、严厉,我从小和同学打架回家挨打、考试成绩不好回家挨打、和弟弟打架挨打、做错事挨打……

我就是在您棍棒式教育下长大。

您退休后,来到巴拿马、委内瑞拉,帮助我和弟弟创业,看仓库、押车送货……

后来,您老了,痛风折磨您老人家无法走路,您不得不从拉美回到了广州。

一直到2010年9月3日,您从广州回到哈尔滨看望亲朋好友,因感冒住进哈医大,最后因为医疗事故不幸离世……

这一桩桩、一件件往事仿佛就在眼前,可是我们再也见不到严厉、慈祥的父亲了,阴阳两隔,您永远离开了我们……

亲爱的爸爸,您是我们的人生楷模,我们心中的太阳!

我们永远怀念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