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会谈,世界炸锅。附中美双方2+2首日对话的全文内容

【环球华语2021年3月19日新岭南观察原题《中美2+2会谈首日,中方反守为攻,直击美国软肋!》】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雷奇市当地时间18日,美国《芝加哥论坛报》报道,今天是中美2+2外交最高层会谈的首日!今天的中美会谈中,双方你来我往,唇枪舌剑,互不相让,上演了一出“现代版的鸿门宴”。特别是中方代表团的卓越表现,更是可圈可点,令世人为之侧目

美媒惊叹说,“中方代表最杰出的外交能力,令人叹为观止。特别是对议题的把控,节奏的调理,氛围的控制,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华盛顿邮报》网路客户端19日)

“会场上,面对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苏利文的咄咄逼人和无理搅闹,中国外长王毅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办主任杨洁篪,更是老谋深算,老成持国。他们不慌不忙的风范,游刃有余的手腕,不但迅速控制住场面上的谈判态势,成功打击对方的嚣张气焰,而且抓住有利时机,迅速反戈一击,直接猛攻美方的软肋。瓦釜雷鸣,电光火石之间,把对方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美媒认为,“看中美现场外交谈判,不但是一种快乐的语言魅力之旅,更是人生莫大的享受。”(德国《新日耳曼人邮报》3月19日)

会上,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首先喋喋不休地大谈特谈起一些“陈辞滥调。即近期所谓的中国对美国的网络攻击,中国在新疆穆斯林所谓的“侵犯人权”,及所谓的中国在香港“侵蚀香港人的人权问题。他指中国的做法,对当今国际秩序和人权构成了最严重的挑战和威胁。

布林肯说:“如果不是遵循,基于规则的秩序,这个世界将变成,强权即是公理和胜者通吃的世界。这将会使世界更加暴力和不稳定。”

布林肯强调,涉及新疆、香港、台湾的事务,不只是中国的内政,也是美国和世界的事务。

布林肯说:“我们还将讨论中国所采取的一些举措,而这些举措是我们深切关注的,包括涉疆、涉港和涉台事务、对美国的网络攻击,对盟友采取经济胁迫措施。每个行动,都会威胁到维护全球稳定、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

他还说:“这就是为什么它们不仅是内部问题,也是为什么我们今天觉得有义务在这里提及这些问题。”

布林肯的观点和看法,充满了许多无知与偏见。除了猛烈的抹黑与造谣,剩下的就是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反华言论,照本宣科和“背书”。再就是,逻辑上前后漏洞百出,根本经不起,任何理性的推敲。除此之外,他再也拿不出任何有力的现实证据,来支撑自己的“谬论”。

针对美方的“软肋”,中方一眼洞穿。反击之时,不愠不火,不慌不忙,抽丝剥茧,层层深入。冲着对方最柔软的逻辑部位,是一阵阵巨大的“猛揍”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率先用中文发表了15分钟的讲话。他“以其之矛,攻之盾”,猛烈抨击了美国苦苦挣扎的民主,和对少数群体的恶劣行为,严重谴责了美国恶劣的侵犯人权行径。

杨洁篪说:“既然美国人喜欢到处跟人说人权。那么今天,我就多跟美国说说人权的事。美国,其实就是当今世界,最不讲人权的国家,也是全世界践踏人权最为严重的国家,更是人权记录最为糟糕的国家。”

“美国利用其军事力量和金融霸权,执行长臂管辖权,并压制其他弱小国家。不但阻碍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同时更严重地剥夺这些国家人民的发展权利。这是对亚非拉发展中国家人民最为严重的人权侵犯。”

杨洁篪还说:“美国滥用所谓的国家安全观念,来阻碍正常的贸易交流,并煽动一些国家进攻中国。给中国和美国相关企业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严重地影响了这些企业工人经济待遇的改善。如果中美工人的经济待遇得不到改善,不是人权,那试问美国高层,还有什么才是美国人民的人权。

他还说西方国家不代表全球舆论,并称美国是网络攻击方面的“冠军”。

杨洁篪也提到了美国黑人遇害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他说,很多美国人其实对美国的民主没什么信心。对于美国糟糕的人权更是深恶痛绝。

最后,杨洁篪引用美国司法部的数据来猛攻美国最近20年糟糕的人权记录。

最近20年,有835.78万美国人,非正常地死亡;有31.89万非成年人(10岁以下),被“强奸”或者暴力性侵;有1236万人次,有过或者长期处于“被强迫劳动状态”。(英国《曼彻斯特快报》网路客户端3月19日)

最后,杨洁篪认为,按照布林肯国务卿的逻辑,既然中国人权事务,不属于中国内政。那么他本人建议联合国成立“真相调查委员会”,专门调查1月份美国“国会山骚乱事件”,专门调查去年黑人弗洛伊德被跪杀事件的真相,专门调查美国糟糕的人权记录。

美国历届政府,尤其是拜登政府,应该为其糟糕的人权记录,向美国人民,向世界人民道歉。 同时他还呼吁美国中央政府,就前段时间,向冤死的美国黑人弗洛伊德的灵柩和其家属公开道歉!

与此同时,中国外长王毅和美国国家安全顾问也参与到舌战之中。

沙利文说:“我们不寻求冲突,而且欢迎激烈竞争,我们同时坚决维护我们的原则、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利益之一,就是我们的价值观。而价值观核心部分就是普世的人权。关注全人类的人权,是美国人的历史使命。”

沙利文的观点颇有“欺骗性”和“诱惑性”。对此,中国王毅外长反唇相讥。他以美国黑人遭杀害为例,指美国的人权记录已降至低点,并表明两国应各自管好自己内部事务。他也提醒美国必须放弃“冷战思维”。否则,即是害人,又是害己。

综合美联社、彭博社、路透社的报道,中美2+3会谈,首日之谈,气氛非常热烈,双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火药味十足。此后会谈气氛变得越来越差。

值得关注的是,美方的发言几乎每次都是超时,而每每美国代表被中方驳斥得黔驴技穷、哑口无言之时,而媒体也每每被请出会议室,之后每每又获准回到会议室。而每次回到之时,恰逢又是杨洁篪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还在继续猛批美国。

面对美方,利用东道主之便,屡屡耍弄这些小聪明。

杨洁篪嘲笑道,“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我们以为你们会遵守国家之间的最基本外交礼仪。”

一个连基本外交礼仪都不讲的国家,还经常跟我们谈实力。你们没有资格在中国面前说,你们是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

看到这里,我们不禁想起了历史

今年是2021年,是辛丑年;120年前的今年是1901年,也是辛丑年。120年前我们的外交官,在敌人的枪炮底下,与包括美国在内的9个列强,在我们的首都北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120年后,我们的外交官,在美国的阿拉斯加,谈笑风生地与美国谈论国家实力,谈论外交礼仪。
120年前,那是一个让所有中国人,刻骨铭心的年代;120年前,那是一个让所有中华儿女,无不黯然神伤的时刻。

《辛丑条约》,让中国颜面尽失,实力尽损,元气大伤,国威沦丧。那一次的赔款,其本息合计约为9.8亿两白银,拆毁国家边防设施,允许外国军队常驻中国境内。

两个甲子过去,中国终于不再是当年那个积贫积弱,任人欺凌的老大帝国。“我们已经是平视世界的国家”。西方反而已经没落到,只能依靠耍小聪明才能为继的地步。
苍海桑田,世事变迁,世道无常,令人感叹!!!
《辛丑条约》的签订距今整整120年。这120年的时间里,中国人民遭遇了多少苦难,受到了多少压迫,才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
我们依旧记着落后就会挨打。虽然中国站起来了,但是不愿意做那个拿鞭子的人。我们更多的愿意去扮演共同进步的友人角色。 ​​​
但是,如果非要有人,逼迫我们拿起鞭子。那我们将会毫不犹豫地把鞭子,挥舞在对方的头顶!

以下是美国国务院刊登的关于中美双方2+2对话的全文内容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下午好,欢迎光临。我谨代表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和我本人欢迎(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王毅访问阿拉斯加州,并对你们远道而来与我们交谈表示感谢。

我本人刚刚与国防部长奥斯汀以及我们在日本和韩国的同行举行了会谈,这两个国家是我国最亲密的盟友。他们对我们今天和明天在这里举行的讨论非常感兴趣,因为我们将提出的问题不仅与中国和美国有关,而且与该地区和全世界其他国家有关。本届政府致力于通过外交手段促进美国的利益,加强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这种体系并非只是一个抽象化的概念。它帮助各国和平解决分歧,有效协调多边努力,参与全球贸易,确保每个人都遵循同样的规则。如果与以规则为基准的国际秩序背道而驰,那么这个世界的规则将可能会变成威力即正义,我们将会看到的是赢家通吃的局面。对我们每一国而言,那样的世界都将会是更加暴力的、动荡不安的世界。今天,我们将有机会讨论国内和全球的关键优先事项,使中国能够更好地了解本届政府的意图和做法。

我们还将讨论我们对中国行动的深切关注,包括在新疆、香港和台湾的行动,对美国的网络攻击,以及对我们的盟友的经济胁迫。这些行动都威胁到维持全球稳定的基于规则的秩序。正因为如此,这些问题不只是内政问题,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感到有义务今天在这里提出这些问题。

我说过,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在应该发展的地方将是竞争的,在可以发展的地方将是合作的,在必须发展的地方将是对抗的。我想,我们在阿拉斯加这里的讨论将涉及方方面面。我们的意图是直接表达我们的关切,直接表达我们的优先事项,目标是使我们两国之间的关系更加清晰地向前发展。谢谢你们的到来。

杨洁篪先生,在您讲话之前,我想请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说几句话。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

谢谢国务卿先生,欢迎杨洁篪主任和王毅国务委员出席会议。我们在阿拉斯加见面很合适。我们可能远离美国大陆,但很少有地方能像这里一样,代表美国人的精神:慷慨、坚韧、无畏。我们在这里举办这次会议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布林肯部长和我对我们能够在这里讲述美国的观点感到自豪,这个国家在拜登总统的领导下,在控制这一流行病、拯救我们的经济以及确认我们民主的力量和持久力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我们为振兴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所做的工作感到特别自豪,这是我们外交政策的基础。就在上周,拜登总统主持了四方领导人峰会,体现了世界民主国家的进取精神,并承诺实现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愿景。只有通过这样的伙伴关系,我们才能为我们的人民带来进步和繁荣。

布林肯部长列举了许多令人关切的领域,从经济和军事胁迫到对基本价值观的攻击,我们今天和今后几天将与你们讨论这些问题。我们会坦率、直接、清晰地讨论。这些都是美国人民关心的问题,但它的意义远不止于此。在我们过去两个月进行的密集磋商中,我们听到了世界各地——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到更广泛的国际社会——提出的每一项关切。

我们今天将明确表示,从美国方面来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我们在世界上的做法以及我们对中国的做法有利于美国人民,并保护我们的盟友和伙伴的利益。我们不寻求冲突,但我们欢迎激烈的竞争,我们将永远捍卫我们的原则,捍卫我们的人民,捍卫我们的朋友。我们期待着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与你们讨论所有这些问题。谢谢!

杨洁篪:(中文)(持续约15分钟)

参与者:这是对译员的测试。

布林肯部长:我们要给翻译加薪。(笑声)。

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译文)应布林肯国务卿、沙利文先生的邀请,我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来到美国安克雷奇,同美国进行战略对话。我们希望这次对话将是真诚的、坦率的。中美两国都是世界上的大国,都对世界和地区的和平、稳定与发展负有重要责任。在中国,我们刚刚结束了两会。全会通过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14个五年规划纲要和到2035年的长远目标。

当前,中国正处于实现第一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向第二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迈进的历史性一年,2035年必将实现基本现代化。到2050年,中国将全面实现现代化。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取得决定性胜利和重要战略成果,全面战胜绝对贫困。中国的人均GDP只有美国的五分之一,但我们成功地消除了所有人的绝对贫困。我们也希望其他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在这方面也做出类似的努力。而且,中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方面也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的成就。中国人民密集团结在中国共产党的周围。我们的价值观与人类的共同价值观相同。它们是:和平、发展、公平、正义、自由和民主。

中国和国际社会所遵循和维护的,是以联合国为中心的国际体系,是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而不是一小部分国家所倡导的“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美国有美国式的民主,中国有中国式的民主。美国在推进本国民主方面所做的工作不仅应由美国人民来评价,也应由全世界人民来评价。而中国方面,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我们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维护《联合国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作出了不懈努力。

世界上一些国家发动的战争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但是中国要求各国走和平发展的道路,应该实行和平的对外政策的。我们不主张通过武力侵略,不主张通过各种手段推翻别国政权,也不主张屠杀别国人民,因为所有这些只会造成这个世界的动荡和不稳定。到最后,所有这些做法也都不会有利于美国。

因此,我们认为,重要的是美国要改变自己的形象,停止在世界其他地方推进自己的民主。美国国内很多人其实对美国的民主缺乏信心,对美国政府的看法也各不相同。在中国,根据美国的民意调查,中国领导人得到了中国人民的广泛支持。所以,任何诋毁中国社会制度的企图是不会得逞的。事实证明,这种做法只会使中国人民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朝着既定目标稳步前进。

1952年,中国制定了第一个五年发展规划,现在进入第14个五年发展规划的第一年。我们将沿着这条路一步一步地走下去。中国的发展不仅要造福中国人民,更要为21世纪世界的发展作出贡献。中美都是大国,都肩负着重要责任。我们既要为世界和平、稳定和发展等方面作出贡献,例如抗击COVID-19,恢复世界经济活动,应对气候变化。我们可以一起做很多事情,我们的利益也有共同点。

因此,我们要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我们必须转变思维方式,确保在21世纪,无论大小国,特别是大国,能够团结一致,为人类命运作出贡献,来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来实现公平正义、相互尊重的新型国际关系。在一些地区问题上,我认为问题在于美国的“长臂管辖”和“压迫”,美国通过武力或金融霸权,把国家安全的触角伸得过长,这给正常的贸易活动制造了障碍,而且煽动一些国家对中国进行攻击。

至于中国,我们相信并按照科学技术标准来处理进出口问题。布林肯部长,你说你刚从日本和韩国回来。这两个国家是中国的第二大和第三大贸易伙伴。东盟国家已经超过欧盟和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我们希望美国同亚太各国发展良好的关系。我们之间应该有很多共同的朋友。这才是21世纪的处世之道。

在中国农历新年的前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拜登进行通话。两国元首一致同意加强沟通,管控分歧,拓展合作。我们今天举行这次对话,是为了落实两国元首通话达成的共识。事实上,举行这一对话是两国元首作出的决定。因此,对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来说,他们都希望看到我们这次的对话取得实际成果。新疆、西藏、台湾都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坚决反对美国干涉中国内政。我们已表示坚决反对这种干涉,并将采取坚定的反应。

在人权问题上,我们希望美国在人权问题上做得更好。中国在人权方面不断取得进步,但美国国内在人权方面存在很多问题,这是美国自己也承认的。美国还说,在当今世界,各国不能依靠武力来解决我们面临的挑战。美国在人权方面面临的挑战是根深蒂固的。它们不是在过去的四年里才出现的,比如黑人的生命很重要(Black Lives Matter)活动。这个问题最近才被提出来。所以,我们希望两国能把各自的事情办好,而不是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

对中国来说,我们会把自己的事情办好,让14亿中国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是中国外交的目标。同时,我们也将为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自己的贡献。自从几十年前我们两国在交往中打破坚冰以来,中美两国共同取得了很多成就。这是两国有识之士共同努力的结果,这一历史是两国成就的一部分。尽管世界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中美两国应该思考如何在新形势下共同努力,扩大合作。

如果说两国之间有竞争的话,我想主要是经济方面的竞争。刚才我已经说了,中美经济交往中出现的摩擦,要理性应对,实现互利共赢。中美贸易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我们应该再上一层楼。绝大多数在华美国企业都表示,中国的商业环境很好,没有人强迫他们留在中国。他们看到了中国市场带来的利润,也看到了巨大的机遇。这就是他们留在中国的原因。我认为,在新形势下,中美两国应该加强相互沟通,妥善管控分歧,努力扩大合作,而不是进行对抗。

但我们两国之间过去是有过对抗,这个结果并没有给美国带来好处。美国从这场对抗中得到了什么?我没有看到任何好处,唯一的结果是对美国的损害。这样的对抗,中国是一定会挺过来的。

所以我们看待与美国的关系是,就如习近平主席说的,我们希望同美国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实际上,在两国总统通话期间,拜登总统本人也谈到了我们两国之间不冲突、不对抗的重要性。因此,在我们这一层面上,我认为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尽一切努力,全面、忠实地贯彻和落实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把中美关系重新带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

关于网络攻击,我想说的是,无论是发动网络攻击的能力,还是可以部署的技术,美国都是这方面的佼佼者。你不能把这个问题归咎于别人。

美国本身并不代表国际舆论,西方世界也不代表。无论从人口规模还是世界趋势来看,西方世界都不代表全球舆论。所以我们希望美方在谈到普世价值和国际舆论时,考虑一下这样说是否放心,因为美国并不代表世界。它只代表美国的政府。我认为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不承认美国所倡导的普世价值,不承认美国的意见可以代表国际舆论,不承认少数人制定的规则将成为国际秩序的基础。

因为两位发表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开场白,我的开场白也会略有不同。

国务委员王毅:(译文)好吧,和杨洁篪主任相比,我就长话短说。两位先生,你们跟中国也打过多年交道了,所以你们也是中国人民真正的朋友。我想说,我今天很高兴见到你们,中国——中国代表团——是应美国的邀请来到这里的。正如苏利文所说,安克雷奇是连接中美两国航线的中点,可以说是中美交往的“加油站”。这也是中美两国可以相向而行的交汇点。

中国过去肯定不会,将来也不会接受美方的无端指责。近年来,中国的正当权益受到公然压制,中美关系进入了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时期。这损害了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损害了世界的稳定与发展,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中方敦促美方全面放弃肆意干涉中国内政的霸权主义做法。这个老毛病应该要改改了。也是时候改变了。特别是3月17日,美国就香港问题再次升级对中国的所谓制裁,中国人民对这种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行径感到愤慨,中方坚决反对。

安克雷奇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一个中点,但它毕竟还是美国的领土,我承认中国代表团是应美国的邀请来到这里的。然而,就在我们出发前一天,美国通过了这些新的制裁措施。这不是一个正常的待客之道,我们不知道这是否是美国为了在与中国打交道时获得一些优势而做出的决定,但这肯定是错误的,反映了美国内部的虚弱和无力。这不会动摇中方的立场,也不会动摇中方解决这些问题的决心。

我也想说,习近平主席和拜登总统在中国农历新年前夕的通话时非常重要的,在这次通话中,双方达成了一些共识,为恢复中美关系走上正轨指明了方向。国际社会正在密切关注我们今天和明天的对话。他们正在观察我们双方是否会各自表现出善意和诚意,他们正在观察这次对话是否会向世界发出积极的信号。

因此,我们将密切关注今天和明天会发生什么。如果美国愿意,我认为我们双方应该承担起这一责任,履行我们被赋予的任务。我就讲到这里。谢谢你!

布林肯国务卿:非常感谢。

被打断……(记者被叫回来)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主任先生,国务委员,鉴于你们的超时言论,在我们开始工作之前,请允许我再补充一些我自己的看法,我知道沙利文先生也可能有话要说。

我必须告诉你们,在我担任国务卿的短短时间内,我想我已经与世界各地的近100位同行进行了交谈,我刚才也说过,我刚刚对日本和韩国进行了首次访问。我得告诉你,我听到的跟你描述的很不一样。我听到的是对美国回归的深切满意,对我们重新与盟友和伙伴接触的深切满意。我还听到了对贵国政府采取的一些行动的深切关注,我们在着手工作时将有机会讨论这些问题。

我们在世界上发挥领导作用、参与世界事务的一个标志是我们的联盟和伙伴关系完全建立在自愿的基础上。而这正是拜登总统致力于重振的。

我们在国内的领导能力还有一个标志,那就是不断追求,如我们所说,建立一个更完美的联邦。而这种追求,从定义上来说,就是承认我们的不完美,我们会犯错,我们会逆转,我们会后退。但纵观历史,我们所做的就是公开、公开、透明地面对这些挑战,而不是试图忽视它们,不是试图假装它们不存在,不是试图掩盖它们。有时这是痛苦的,有时是丑陋的,但每一次,我们都走出来了,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变得更强大、更好、更团结。

我清楚地记得,拜登总统担任副总统时,我们正在访问中国。这发生在金融危机之后。当时有很多讨论。当时担任副总统的拜登说过,押注美国输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赌注,今天也是如此。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简单地补充一下布林肯部长所说的话——因为我本想在没有咨询的情况下提出同样的观点——一个自信的国家能够认真审视自己的缺点,并不断寻求改进。这就是美国的秘密武器。

美国的另一个秘密武器是,我们的人民是善于解决问题的人民,我们相信,当我们与世界各地的盟友和伙伴合作时,我们能最好地解决问题。

就在几周前,美国又在火星上登陆了另一个火星车,这不仅仅是美国的一个项目。它拥有来自欧洲和世界其他地区多个国家的技术。它还将为火星留下一些材料,美国和欧洲将建造一个设备,一个可以飞到那里拾起并带回的装置。

这是一个不断自我改造、与其他国家密切合作、不断寻求产生有利于我们所有人的进步的国家能够实现的目标,它植根于人类尊严和人权的概念,这是世界上每一个男人、女人和儿童都渴望实现的真正普遍的概念。

所以我们期待今天的对话,但我也希望这次对话能在双方都有信心的情况下进行。所以它不是讲课,也不是冗长的循环语句。这是我们解释我们从何而来,倾听你们从何而来,并从根本上指出我们的原则,我们的优先事项,以及我们的长期战略的机会。这就是我们在今后的对话中所希望的,这就是我们处理这一问题的精神,我们期待着今天继续进行讨论。谢谢你们每一个人。

工作人员:非常感谢各位。

被打断……

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好吧,是我想错了。当我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我本应该在我们各自的开场白中提醒美方注意它的语气,但我没有这样做。

由于美方的语气,中方感到有必要发表这篇讲话。

从你的开场白来看,这难道不是美国想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与中国对话的意图吗?

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划的吗?所有的准备工作都是精心安排的吗?这就是你希望进行对话的方式吗?

我们把你们想得太好了。我们认为你们会遵循基本的外交礼节。因此,对中国来说,我们必须阐明我们的立场。

我现在讲一句,美国没有资格在中国的面前说,你们从实力的地位出发同中国谈话。甚至在20、30年前,你们就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因为中国人是不吃这一套的。如果美方想要与中方好好打交道,那就按照必要的协议,按照正确的方式行事。

合作对双方都有利。特别是,这是世界各国人民的期待。至于说美国人民百折不挠,美国人民当然是伟大的人民,中国人民也是伟大的人民。难道我们吃洋人的苦头还少吗?难道被外国围堵的时间还短吗?

只要中国的制度对头,中国人民是聪明的,要卡住我们是卡不住的。历史会证明,对中国采取卡脖子的办法、采取打压的办法,最后受损失的是自己。

刚刚美国和欧洲谈到合作登陆其他星球,但是如果美国愿意和我们进行类似的合作,中国是欢迎的。

我就说到这里。国务委员是否要补充?

中国国务委员王毅:(译文)布林肯部长和国家安全局沙利文,你们提到在你们的会晤和部长先生最近的访问中,你们访问的两个国家提到了来自中国的胁迫。我们不知道这是您访问的那些国家的直接抱怨,还是美国主观的臆断?

我认为,就这些关系而言,包括中国与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的关系。这些关系不能混为一谈,各有各的问题,各有各的立场。尤其是,你们在没有与中方交换意见之前,就给中方戴上帽子,说我们是胁迫,这样做正确吗?中方当然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美国不加区别地抗议并为这些国家说话,仅仅因为他们是你的盟友或伙伴,我们相信,从长期来看,国际关系将很难正常发展。所以不要轻易给别人扣上胁迫的帽子。到底是谁在胁迫谁?我认为历史、世界人民将得出自己的结论。

但是,如果美国有兴趣与中国进行这些讨论,我们也愿意与美方进行这些讨论,但是要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进行,这样才会增进我们在这些问题上的相互了解。